不满取消高铁害大马赔新国3.66亿 敦马慕魏家祥等五造挨告

由于不满两朝政府,即希盟与国盟在掌权时取消和展延马新高铁计划,如今有一名不满大马人提出兴讼,要求第七任首相马哈迪和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等五造赔偿。根据报道,大马公民莫哈末哈达沙努立已在去年12月30日,向吉隆坡高庭入禀诉状,把马哈迪和慕尤丁列为第一和第二答辩人。报道指出,吉隆坡高庭择订本周四(2月2日)案件管理。 此外,他也把时任掌管经济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时任交通部长魏家祥,以及大马政府为第三、第四和第五答辩人。根据控状,哈达沙努立要求恢复马新高铁计划,同时要求五名答辩人为疏忽渎职而赔偿。哈达沙努立之前不满希盟执政联邦期间,撤回要求国际法庭司法审核白礁岛主权判决的案件,因而于2021年9月入禀起诉大马政府和首相,要求解释与赔偿。然而,吉隆坡高庭于去年7月允许答辩方的撤案申请,使案件无疾而终。 另一方面,哈达沙努立在这次诉状指控马哈迪疏忽渎职,于任相时的2018年9月5日展延高铁计划,据称导致大马政府必须于翌年1月31日赔偿新加坡4600万令吉。另外,他也批评慕尤丁任相时同样疏忽渎职,于2020年12月31日终止高铁计划,据称导致大马政府必须于2021年赔偿新加坡3亿2000万令吉。不仅如此,哈达沙努立在诉状也声称,慕斯达法和魏家祥担任部长期间,同样在高铁课题犯上疏忽渎职问题。 除了总数3亿6600万令吉的金钱损失,哈达沙努立也说明,高铁计划的展延和终止也导致大马在外国投资者的信誉受损,流失7万个高薪工作机会,损失来自高铁兴建和营运的700亿令吉潜在盈利等。如此一来,哈达沙努立要求五名答辩人,就他们违宪、倒行逆施和违反大马人利益的行径,支付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大马人的加重和惩罚赔偿。他要求法庭裁定答辩人必须赔偿100万令吉给他和全体大马公民。在本案,哈达沙努立的律师来自Mohaji, Hazury & Ismail律师楼,而五名答辩人则由总检察署代表。

不允拍照抨警光天化日”秘密式”取缔 林立迎要总检署交代为何抓人

槟州警方上周六取缔乔治市一场硬核音乐会,其中三人因为拍摄警方取缔而遭到逮捕,导致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大感不满,除了要总检署交代为何抓人,更质问新政府何时要落实警方佩戴随身摄像机的计划。根据林立迎今早发文告,他认为,如果警方不允许公众拍摄,但又要确保执法时毫无不可告人之处,最好的方法是在执勤的警察身上佩戴随身摄像机。 他透露,事实上前朝政府在2021年已决定购买配备给警方,但迄今两年仍未落实。“政府早在2021年已经决定购买相关的配备给与警方,如今已是2023 年了,到底几时何才要正式执行?”他直言,基于新政府将警察改革列为优先事项,所以这是一个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当局不能随意行事,压迫人民,因此,随身摄像机扮演重要角色,确保当局在履行职责时没有滥用职权。” 此外,林立迎也要求总检察署交代,为何民众在拍摄警方的取缔行动,会被警方逮捕到警局问话。林立迎说,警方指控民众的拍摄是“干涉当局执行任务”,但他认为,这在法律上是十分主观的。“如果警方在光明正大的情况下展开取缔行动,却又不允许民众拍摄,那和‘秘密式’进行取缔有什么分别?”“既然是光明磊落执法行动,有关当局更应该向公众公开展示,以示透明。” 根据报道,警方是在上周六(28日)取缔槟城乔治市一场硬核音乐会,并共逮捕四人,而其中三人是因为在警方取缔时拍照,而被带到警局问话。根据举办音乐会的唱片行Ruas Store负责人赛益菲特里(Shaik Fitri),警方告诉三人,不能拍摄警方取缔,并要求他们删除照片。随后,三人留在警局大约一小时后获释。

“只要把财富归还人民孩子也有资格出任” 努鲁秘书轰反对党先照镜子

较早前,首相安华之长女努鲁依莎受委经济与财政事务顾问而引发争议,甚至被多名土团党领袖,包括前首相慕尤丁批评。针对此事,努鲁办公室如今强调,安华的这项职务既无实权,也不涉公帑,因此根本就不算朋党或裙带主义。根据努鲁政治秘书阿米文告,他认为,既然安华身为首相,那么他就有绝对的权力委任其相信的团队,以执行财政部与经济部的计划。 他表明,批评者不应该放大努鲁依莎的首相女儿身份,反之应该检视努鲁的能力与资格。他认为,努鲁依莎绝对有能力出任首相经济与财政事务顾问,而且内举不避亲。“努鲁依莎的任命也足可改变观感,如果目的是要把国家财富归还人民,孩子也有资格出任职位。”“更何况,努鲁依莎并非有权批准计划与投标的执行长或主席。”“所以,这里根本就不存在朋党或裙带关系,因为这项任命是为了国家利益着想。” “可以确定的是,没有合约交给家属或亲属。所以,这项任命哪有裙带关系?”此外,阿米也表示,既然首相有特权委任任何人,所有人都应该尊重,而不是质疑首相权力,乃至施压首相辞去财政部长职位。“如果受委的人不具资格,那么首相的权力何在?我劝告在野党照镜子,别只会批评在野党的任命。” 根据报道,努鲁依莎受访时透露,自己从1月3日起在政府担任高级顾问一职,目前正在处理2023年财案,负责接洽利益关系者和人民。面对这次委任涉嫌裙带的质疑,安华辩称,这乃是无偿服务,而且努鲁依莎拥有公共政策硕士学位。

“凯里出战哥打白沙罗州席胜算更高” 前烈火老将招揽入绿党拯救森林

随意前卫生部长凯里日前被巫统开除党籍后,除了有国盟和各党,如今连关注大马森林课题的绿党也向他招手。根据媒体报道,绿党除了邀请凯里入党,更献议派遣他在来临雪州选举上阵哥打白沙罗州席。值得一提的是,绿党是前“烈火莫熄老将”秘书阿都拉萨所创立,他目前是绿党秘书。阿都拉萨今日发文告,呼吁凯里加入绿党,以便扩大政治面向,投入关注环境议题,拯救大马森林。 他认为,要凯里代表该党出战哥打白沙罗州席,皆因该州议席隶属于双溪毛糯国席。“既然凯里在第15届大选竞逐过双溪毛糯国席,因此他若竞选哥打白沙罗州席,则会有更高的胜算。”“过去十或十五年,人民越来越关注环境议题,他们发动反对莱纳斯的绿色集会,而非政府组织和原住民社群则反对伐木活动。”“绿党欢迎凯里竞选雪州议席,而我们建议他上阵哥打白沙罗。” “在第15届大选,凯里已经在这里竞选过。当地居民都关注哥打白沙罗休闲森林地出现房屋发展计划的课题。”“而且雪兰莪多个森林的砍伐活动猖獗,如瓜拉冷岳森林保留地、策拉卡山、武吉拉贡森林和其他森林保留地都因为面对雪州政府的发展计划而受到威胁。”根据阿都拉萨,雪州森林局数据显示,全州还有76个森林保留地,涉及面积达25万公顷。 基于如此,他表示,绿党准备好扮演监察员的角色,以监督雪州政府对森林保留地的处理。据了解,阿都拉萨原是公正党和党主席安华的中坚支持者,惟他近期转而关注雪州森林保留地课题,更成立绿党并出任秘书。如此一来,他在今年1月7日遭公正党开除党籍。除了绿党,国盟的土著团结党和民政党都表明,欢迎凯里加入他们的政党。

赞同善用努鲁才华盼首相作调整 TI-M:“任顾问就像宣告朋党主义回归”

首相安华日前因为委任长女努鲁依莎为其经济与财政事务顾问引来巨大风波后,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质疑,此举仿佛宣告朋党主义和裙带主义已回归。根据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TI-M)主席莫哈末莫汉,他今日召开记者会提醒安华,昔日他常批评裙带主义和朋党主义,以致民众如今质疑其最新的决定。“我们觉得,这释放了错误的讯号。我担心若不纠正,则会影响观感。” “所以,如今的观感是朋党主义已回归,而裙带主义正悄悄潜伏中。这不是什么好事。”据报道,他是召开记者会公布年度贪污印象指数时,如此表示。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批评这项争议的任命,但他相信,努鲁依莎有能力应对其面对的状况。“对国家而言,努鲁依莎是个很有价值的人,唯其父亲委任她是个课题。”“若是另一个部门委任她,这个问题就不存在。(如今)这绝对是问题。” 尽管如此,他相信,安华确实需依赖其可以信任的人,代表他在民间推动工作。“我希望首相可以介入和做一些调整,以便我们不会浪费(努鲁依莎的)才华,但他不用参与(任命)。”“如此一来,才不会浮现裙带主义和利益冲突的课题,必须有一些纠正。”

“就算部长这样穿也不给进” 华女控诉穿短裤不符指南遭拒入警局

一名来自雪州加影的华裔女事主卡伦(化名,年约35岁至40岁)控诉,自己日前在遭遇车祸后赴警局报案,不料被执勤的警员发现穿短裤不符合服装仪容准则,拒让她进警局。根据本地网媒《自由今日大马》报道,当时的警员试图劝诫女事主替换合适装扮,结果却和女事主引发罗生门事件,双方各执一词。不久,女事主向媒体投诉此事,更谴责警员无理要求。据了解,这宗事件于周一(30日)早上10时30分 ,在加影警区总部发生 。 根据女事主,她当天在住家附近发生车祸,事后与涉及车祸的一名拖格罗哩司机,两人一同先到蕉赖9英里警局报案。报道指出,当时女事主是穿长度至膝盖的百慕达裤子。然而,上述警局的执勤警员则表示,当时并未就女事主穿短裤事宜阻止对方进入警局,只是指示事主要到加影警局处理车祸投报。于是,女事主转移地点到加影警区时,引发被阻止进警局事件。 “但是,一名警员仅从车窗发现我穿短裤,指示我离开,对方拒听我的解释。”“这是多么荒唐的事,他们(警方)怎么可以否决剥夺我报案权力,除非我愿意替换服装。”卡伦也宣称,该警员态度强硬,因为对方表明:“就算是部长如此装扮,也不被允许进入警局。”尽管当时她表明要纪录警员编号和身份,但对方却不愿配合。最终,女事主吩咐侄女,从家里带来长裤给自己替换,才能进警局报案。 针对此事,加影警区主任莫哈末再益助理总监今午(31日)发文告回应此事。他表明,警员当时发现女事主裤子长度在膝盖以上,因而劝告对方遵守进入政府部门办事的服装仪容指南,替换合适裤子。他指出,女事主听了不满意并拒绝听从指示,对方此举就构成阻碍警员执行任务。“警员再度劝告事主保持礼仪,如果要到警局办事最好换上合适裤子。该女子因此驾驶休旅车离去。” 文告表示,女事主大约15至20分钟后折返,带来2名朋友陪同,并且换上刊登在《自由今日大马》照片中展示的裤子。对此,莫哈末再益强调,该女子的指控被散播传开,对方事后向《自由今日大马》投诉受访时所穿裤子,都是经过警员一番劝诫后,替换穿上的。他说明,加影警区每天处理事件所应对的公众人数约达300人,从来不曾因为衣着打扮问题引发争议时段。“况且,到政府部门处理事宜的服装指南,早就张贴警亭让公众参阅。”

逾1.5万家食肆响应政府”慈悯菜单” 杂饭鸡饭炒果条等一律RM5

联合政府讲到做到!继在上周透露将与全国各个餐饮业者合作推出一份5令吉的“慈悯菜单”后,如今国内贸易及生活费部长沙拉胡丁宣布,目前已获得超过1万5000家食肆参与,以为赤贫群体提供价格5令吉的实惠餐食。根据沙拉胡丁,联合政府的“慈悯菜单”也比原先宣布的餐食多样,不再是以往的只有一肉(鸡肉或鱼肉)及一菜的杂饭。“食肆业者充满创意,推出了鸡饭、Nasi Paprik、罗惹、Roti John、炒粿条。” “无论他们售卖什么,所有食物(价格)一律不会超过5令吉。”“我们建议,‘慈悯菜单’定价5令吉。根据我们对原材料(价格)的研究,这是最合理的价格。”“我了解,业者需作出一些牺牲。目前为止,我们有印度餐厅公会旗下800名会员的1万2000家印裔穆斯林餐厅。”“此外,吉隆坡冬阴业者协会旗下500家食肆,以及全国范围的迈汀市场(参与这项计划)。这还未包含与华裔食肆业者的接洽。” 据报道,沙拉胡丁今天在雪州梳邦一家迈汀市场推介“慈悯菜单”时表示,政府也将接洽穆斯林餐馆业主协会与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他进一步透露,联邦政府目前无意津贴食肆业者,惟或将奖励参与“慈悯菜单”计划的业者。值得一提的是,前朝纳吉政府曾于2011年7月推介“一马人民套餐”,定价为4令吉。然而由于物价上涨,这项计划最终于2014年无疾而终。 因此,为了免重蹈“一马人民套餐”的覆辙,沙拉胡丁表示,联邦政府将不时与食肆业者协商,而食肆业者也能够及时反映推行这项计划时所面临的问题。“他们可以告诉我们(政府)。我们有各自的协会。如果他们能够负担,就可以继续推行。”“我曾经营餐厅,(所以我知道)他们有些利润,这项计划只是牺牲了他们部份利益。”“我们会持续监督,并听取餐饮业者协会的意见,不时与他们协商。” “目前我们要求(定价)5令吉,这是可行的。”沙拉胡丁表示,马来西亚有着将近12万7000赤贫人口。他也相信,一些高收入者不会滥用这项为赤贫群体推出的计划。

公开20/21年党稽查账目力证慕没“干捞”40亿 土团挑战火箭蓝眼效仿

为了证明国盟主席慕尤丁在任相期间没有“干捞”40亿令吉,如今土团党在喉舌《团结党新闻》公开2020年和2021年账目,以示清白。根据该党报报道,该党主席慕尤丁的幕僚玛祖基更公开挑战公正党与行动党效仿。“那些指控土团党从925亿令吉经济振兴配套获取40亿令吉者,你(如今)能够查看稽查过的2020年和2021年账目报表。” “这些稽查过的账目,已提呈至团结党大会。它们已呈交给社团注册局,是公开文件,这是无法欺瞒。”“慕尤丁于2020年3月1日任相,2021年8月16日辞职。”“如果在他辞职后,40亿令吉仍进入土团党的账户,团结党也太厉害了吧!”而玛祖基为慕尤丁任相时期的机要秘书。他在《团结党新闻》的声明中讽刺道,党将于3月提呈2022年的财政报表,他届时会再找看是否有那40亿令吉。 “我郑重声明,巫统账户于2018年遭冻结时,有1亿9200万令吉。”“看看土团党的账户,也许也可以看看公正党和行动党的账户,包括两党的信托账户(如有)。”“行动党所执政槟州;公正党掌雪州和森州政府,调查两党的资金来源,那才公平。”

伯拉委女婿创“第4楼”你们就静静 教授力撑努鲁“有绝对能力胜任”

就在首相安华长女努鲁依莎受委经济与财政事务顾问引来各方批评之际,我国著名政治经济学家佐摩教授如今挺身而出,除了力撑努鲁担得起这责任,更批评者夹带歧视。根据英文媒体《The Edge》报道,佐摩在接受访问时表示,事实上刚开始他也不赞同安华委任努鲁,但在经过考量数个因素之后,让他改观。他赞扬努鲁,在过去已展示她的才能和独立,因此就算招致批评也不会影响她履行职责的能力。 “其实,我并不支持首相兼任财政部长,我也不支持(努鲁的)这项任命。”“但我考虑了所有因素后,也认为没必要反对她受委。”“若在理想的世界,我不会提倡这一点。但她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能力水平。”另外,佐摩也认为,若是由不同的首相委任努鲁,就不会引起这么多争议。“我认为,她的受委不是(安华的)负担,因为她在过去已经在多项课题上展示了政策独立。” “努鲁作为政治人物和国会议员,所受到的批评之一正是她积极参与创新发展计划,尤其是涉及人民福祉,如协助单亲妈妈课题。”“这些计划在政治上对她并没有帮助,但这显示她清楚知道在发展领域上正发生的事。”他进一步指出,指责努鲁不够资格担任经济与财政事务顾问,其实也是大马政坛上一直存在的歧视问题。他认为,若这样的职位是由男政治人物委任男亲人,就不会引起批评了。 “当第四任首相阿都拉委任他的女婿凯里,并经营所谓的‘第4楼’时,我不认为当时有很多人提出质疑。”“同样的,当(前首相)马哈迪扶持他儿子慕克里兹的政治事业,我也没有听到如现在(对努鲁)的这些批评。”“有人提出质疑吗?没有!我只听到特别针对努鲁的(批评)。我觉得你不能忽略的问题。““我认为,一些人是因为她是女人,所以认为她是一个没有自己想法的人。”“当然,这些不会公开说,但都是隐含在批评内的假设。”

联合政府还新但绝会严厉打贪 首相誓言明年要让贪污指数有“大改善”

今天,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公布了年度贪污印象指数显示,大马的指数已连续3年下滑,仅得47分。针对我国的CPI连续三年下滑,首相安华如今强调,他所领导的联合政府将继续严厉打贪,以期明年公布的2023年贪污印象指数有显著改善。他指出,尽管当今政府还很新,但政府会全力支持反贪会打击贪污。 他今日在武吉加里尔出席活动后,回应大马年度贪污印象指数下跌一事。“这就是我们采取严厉行动(打贪)的原因。我相信,明年的指数会有显著改变。”“基本上,这是我们国家从上至下的大问题,我们必须严厉打贪,绝不容忍。”另外,根据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今天发布的2022年指数,作为比较,马来西亚在2019年获得53分,2020年51分,2021年则是48分。 而0分是贪污印象最高,而100分则是民众觉得这个国家最清廉。马来西亚的世界排位,则从2021年的62位,微升一位至第61。随着最新的得分下降,马来西亚现在排在沙特阿拉伯、纳米比亚和毛里求斯之后。至于新加坡,则是唯一进入前10名的东南亚国家,并以83分的成绩位居世界第5。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莫哈末莫汉表示,我国应更加重视国家的贪污印象指数得分,而不是其排名。他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说明,尽管排名可以上下波动,但指数得分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