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父之意不在鱼

他一蓑烟雨,一竿风月,与桃花为邻,以鸥鸟为侣。摇橹清歌,他自沉醉青山绿水,任南北东西逍遥游赏。他一壶清酒,一叶扁舟,醉看浮生事,傲杀万户侯。酒醒还醉,他却洞见宇宙天地,载日月星辉不系而眠。 在传统古诗词的世界里,他是栖身林泉的隐者、超然洒脱的高士,是历代文人吟咏不休的典型意象。千百年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渔父。渔,是其维持生计之业;父,是世人对他们的雅称,表达敬老尊贤之意。渔父的生活方式和处世之道,代表了传统的隐逸文化,是古代文人追求身心自由、探索生命真谛的哲学。无论在庙堂之高,抑或江湖之远,文人们总在仕与隐、入世与出世、兼济与独善之间徘徊,渔父之“象”,成为他们寄情山水、净化心灵的寄托,甚至是终生理想。 渔父从何而来?渔父的形象历史悠久,从他名垂青史那时起,就是智慧贤德、宁静淡泊的典范。周朝开国元老姜子牙,以耄耋之高龄,垂钓于渭河之滨。他的钓钩笔直,不设鱼饵,且离水面三尺高,语人曰:“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不为锦鳞设,只钓王与侯。”果然,他遇到了外出狩猎的西伯侯姬昌,辅佐明君,开创灭商兴周的功绩。 战国先哲庄子,为了追寻“逍遥游”之境界,辞去小吏官职,在濮水之滨垂钓自乐。面对楚王的求贤令,庄子持竿不顾,以泥涂之龟自喻,说道:“吾将曳尾于涂中。”他甘守清苦贫困,做一只随意曳尾的神龟,也不愿被俗世名利所累。姜子牙和庄子的垂钓之举,恰恰代表了文人对隐逸的两种态度。一是为仕而隐,以韬光养晦的姿态观察天下大势,一旦时机成熟,便是风云际会,一飞冲天。二是真心归隐,以安贫乐道的精神蔑视浮名微利,或是与世推移,保全自身,或是问道修行,清净自守。 还有一类无名渔父,他们来去无迹,逍遥无碍,和先贤清谈,暗藏机锋,隐喻自然大道。《庄子‧渔父》篇中,孔子于杏坛鼓弦而歌,须发皆白的渔人,向他论述一番“苦心劳形以危其真”的道理。《楚辞‧渔父》诗中,渔父遇见了失魂落魄、行吟泽畔的屈原,高唱着:“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继《庄子》《楚辞》之后,渔父逐渐成为古典文学、特别是古诗词中的常见意象。“曲岸深潭一山叟,驻眼看钩不移手。世人欲得知姓名,良久问他不开口。”钓鱼的时候,渔父是最专注的,从早到晚持竿垂钓,甚至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他不仅凝神注视,手不离竿,甚至遇到问话的人,也久久不应。他心无杂念,所以手眼不移;他荣辱不惊,所以屏蔽外物。在这个纷繁多变的世界里,渔父的不移不动,多么难能可贵。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月落江村时,渔父结束了钓鱼的工作,撑船回到岸边。两袖清风的他是最随意闲适的,不屑系船,表现了他不受外物牵绊、无意尘世得失的态度。他知道,即使渔船被风吹得到处漂流,也不过是误入芦花深处,就像人生在世自有其命运安排一样,何必去费心计较? “澄江上、几度啸日迎风,怡怡钓秋色”,镇日垂钓的渔父,把自己融入了澄江秋色图中。“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有酒有鱼,此生足矣,渔父的快活,天下几人能及?“白发蓬松不记年,扁舟泊在荻花边”,心无旁骛的渔父,哪管外界岁时更替,兴来持竿,兴尽泊岸,悠悠哉哉便享受一日清闲。 文人的渔父梦。“古来贤哲,多隐于渔。”不知是秋水长天的风光太过旖旎,还是鲈鱼莼菜的佳肴太过美味,历史上有志归隐的贤人雅士,大多选择做了渔人。古时候以渔为隐的高贤不乏其人,而第一次用诗情画意的笔法,表达文人渔父梦想的,当属唐朝著名的隐士张志和。他本是才华洋溢的少年,十六岁即登明经榜,先后在翰林、左金吾卫任职。他的“志和”之名,还是天子亲赐,荣耀无限。 无奈宦海无常,张志和因事获罪,被贬为南浦县尉。后来遇赦而还,却接连遭逢父母、妻子过世,张志和突然大彻大悟,富贵非本愿,从此弃官弃家,归老江湖。他自号“烟波钓徒”,以舟为家,安心做一名渔人。只是他钓时不设鱼饵,同样志不在鱼。张志和虽然成了隐士,却因此声名远播,引起了天下名士甚至是天子的关注。 官员陈少游亲自拜访他,为他买地建桥,扩大他的门楣,方便他的出行。张志和的居处便多了玄真坊、回轩巷、大夫桥等美名。书法家颜真卿见他船只破旧,准备为他换新船。张志和却不肯舍弃旧物,只愿以此船往来于湖溪之间。皇帝赐给他一奴一婢,照顾他的起居。张志和却把他们配为夫妇,起名为渔童、樵青,彰显自己的渔樵之志。 茶圣陆羽曾问:“谁与你相互往来?”张志和答:“我以天地为房屋,明月为蜡烛,可说是与四海诸公共处一室,不曾有过别离,何来往来之说?”这样一位自断仕途、绝缘于权贵的渔父,用清新潇洒的文字,写下许多渔父歌。其中最著名的是一首《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张志和也是一位画家,他的渔父歌极具生动美妙的画面感。春汛到来,河水陡涨,白鹭在山间飞翔,桃花在水畔缤纷绽放,逆流而上的鱼群时不时露出水面,处处充满了自然野趣和盎然生机。这时节,也是渔人最繁忙的时候,诗中的渔父戴着青箬笠,披着绿蓑衣,摇橹捕鱼,不亦乐乎。偶然遇到的风雨,也是温柔薰然。渔父欣赏着烟雨迷濛的美景,捕鱼工作也变得诗意起来。斜风细雨中,渔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心情无比欢悦,何须着急还家、远离眼前的捕鱼之乐呢? 《渔歌子》对后世影响深远,引发后人不断遥相唱和。张志和其他的渔父诗或许不如这首知名,但同样表达了他对渔人生活的喜爱。无论是“菰饭莼羹亦共餐”的素食,还是“野艇倚槛云依依”的佳境,无不反映了他冲和恬淡、超逸绝尘的襟怀。张志和的为人和他的作品,都成了历史上渔父意象的又一典范。 满载一船清辉。有个笃志修行的和尚,不居寺庙参禅,也不入红尘云游,偏偏披蓑持桨,划向江心,做一个“上无片瓦,下无锥地”的摆渡人。他就是“船子和尚”德诚。他出师后,曾嘱咐两位同门中高僧:“我率性疏野,惟好山水,将来你们遇到一个伶俐的禅僧,可指引来见我,我愿把平生所学传授给他。” 在等候传人的日子里,德诚每日泛舟江上,随遇而安,闲来垂钓,或者帮助四方往来的渡河之人。时人不知其名号和才学,都称他“船子和尚”。德诚是出家人,钓鱼自然不是为了美食,大概是藉山水灵气修养身心,藉垂钓摆渡了悟佛理。三十多年来,独特的修行方式,孕育出许多言浅意深、颇具诗情禅味的佛偈。从世俗的眼光,那就是一支支放情山水、渔隐为乐的渔父词。 “本是钓鱼船上客,偶除须发着袈裟”,道出德诚陶醉于渔父生涯的轻快心情。“乾坤为舸月为蓬,一屏云山一庵风”,表达德诚随缘任运、包举天地的旷达心怀。“钓下俄逢赤水珠,光明圆澈等清虚”,阐发德诚以渔修禅、顿悟道法的玄妙心得。他还有一首流传最广的绝句:“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 满船空载月明归。”此偈语通过描述钓鱼过程,印证参悟佛法的要义。 千尺垂丝,比喻求法用心之深;万波浮动,比喻修行路上所遇种种考验和挫折。直到夜深人静,水寒烟冷,鱼儿仍然潜游水下,深藏不露,比喻自性难求,真法难遇。诗歌到这里,仿佛德诚的修行失败了,但是结尾峰回路转:船中无鱼,可说是一无所获,但是换个角度,它却满载着明月清辉,让渔人志得意满而归。就像修行人有心求道,却不执于最终结果。破除了“钓鱼”的执念,反而收获更多,是一种无求而得的自在禅心。 而德诚圆寂的方式更为奇特。传说禅僧夹山善会登上德诚之船,求教佛法。德诚问:“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钓三寸,子何不道?”意思是说,你下那么多工夫去悟道成佛,现在就差一点了,你怎么不说说怎么悟道成佛呢?善会刚要开口,就被德诚一竿打入水中。德诚还不住催促:“快说,快说!” 善会被水呛得说不出话,头脑一片空白,刚要说话又被打入水中。如此,善会忽然顿悟自性清净之境,于是点头三下。德诚这才欣慰地道出一句佛偈:“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德诚最后嘱咐他去深山中继续修行,只是善会离去时依依不舍,频频回头。德诚为坚定善会道心,大喊一声:“你不要认为还有另外的修佛法门!”说罢,覆船投水而逝。他勘破生死,以身弘道,在水上修行,又在水中结束尘世一生。德诚看似来去空空,而他留下了传人、留下了一生传奇,不也是“满船空载月明归”的境界吗? 历史上的渔父们,以渔为业,演绎着多姿多彩的隐逸文化。他们用言行告诉后人:渔父之意不在鱼,在乎隐逸之乐也。

成吉思汗是怎么死的? 被西夏王妃咬死、被雷劈死或踩死

成吉思汗被誉第一个拥有世界眼光的亚洲领导人,不过,这位令人尊敬的领导人的生命在66岁戛然而止。关于成吉思汗的死,众说纷纭,几乎是没有确切的答案。下面就让小编带大家了解一下成吉思汗是怎么死的吧! 「1」西夏王妃咬死。在相关资料上记载,成吉思汗是被西夏王妃咬死的,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在《蒙古源流》中却有这样的记载。当时成吉思汗正在攻打西夏,就在城门要破之际,西夏投降并且献上了一些美女,这些美女当中就包括了美丽的西夏王妃。但是西夏王妃格刚烈,在成吉思汗强迫她的时候,趁机咬了他的下体,之后成吉思汗就去世,这种说法大家就当历史奇闻听一听就好。 「2」被雷劈死。有人说成吉思汗是被雷劈死的,因为他小的时候就心狠手辣,手上沾满了鲜血,残害兄弟,这让他的母亲十分伤心。成吉思汗在晚年的时候,上天就降下天雷将他劈死了。如果成吉思汗真的是被雷劈死的话,那只能说一代天骄也抵不过大自然的力量。当然,这种被雷劈死的说法也只是流传于民间,并没有确切的记载,大家也是不能当作史实。 「3」被马踩死。《蒙古秘史》中是这样记载的,据说成吉思汗在行军途中,他正骑着一匹红沙马,周围有很多野马在活动,这批红沙马就被野马给惊到了,于是飞速奔跑,之后成吉思汗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奔跑的野马就将成吉思汗给踩死了。成吉思汗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如果最后却是被野马踩死的话,这就显得格外讽刺,同时又让人觉得这可能是冥冥中注定的一件事情。成吉思汗灭了多少个国家大家知道吗?怎么可能轻易死掉。

三星堆博物馆新馆正式开工建设 项目预计于2023年底建成并对外开放

三星堆文化的起源并没有那么玄幻。三星堆遗址历次发掘出土的文物,已经有力地证明,这里是“中华文明起源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考古专家发现,在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中,青铜尊、青铜罍以及玉璋、玉琮、玉璧、玉戈等与黄河流域一致,显示三星堆具有中华文化的共同属性。青铜神树、青铜纵目面具等造型奇特、大气恢弘的文物,既昭示古蜀文明的灿烂辉煌,也彰显中华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2022年3月29日,作为三星堆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重要组成部分的三星堆博物馆新馆正式开工建设。新馆的建设位于三星堆博物馆园区内,总投资14.33亿元,占地面积66亩,建筑面积约5.5万平方米,同步启动的还有展陈策划设计,项目预计于2023年底建成并对外开放。据了解,三星堆博物馆新馆设计将青铜馆经典的螺旋曲线外墙延续发展,并从三星堆文物中提炼线条,作为三个堆体外形和内部空间的控制曲线。 此外,还统筹考虑了与遗址公园、现有展馆的关系,将新馆和游客中心一体化设计,既照顾了园区的统一形象,又兼顾了博物馆已有的风格。在建设过程中,新馆还将采用最新的智慧工地技术,利用人工智能、传感技术、虚拟现实等高科技手段,提升新馆建设效能。在基本陈列方面,三星堆新馆将强化、紧扣“古城古国古蜀文化”这一考古学文化定性而展开,夯实既有研究成果,丰富最新考古信息。 建成后的新馆还将展示三星堆博物馆一、二号祭祀坑文物,陈列展示新一轮重大考古发现的文物,并将具备智慧博物馆的功能,展陈内容将更加丰富、展陈方式也更加多元,与游客之间的互动性也更强,将打造一个文物、遗址和展馆融于一体的三星堆博物馆智能生态系统链,让游客能够更加深入地体验感受古蜀文化。

一头圆,一头方,筷子与文化

一头圆、一头方,长约数寸……日常掂在手里的筷子平平无奇,看上去似乎没啥闪光点。但事实上,它的身上却承载着厚重的文化与礼仪,由古至今依然如此。一双筷子从诞生到流行,既是餐具的演变,也是文化传播的过程。 一双筷子的几个名字。早先,筷子称为“梜”,还有一个名字叫“箸”。据称,筷子是古时姜子牙因神鸟而创造竹丝,抑或是大禹治水时发明:由于工作繁忙,为了省时间,吃饭时他就找了两根树枝做工具。以上当然归于传说。有一种观点看上去比较合理:钻木取火的方式出现后,茹毛饮血的先民们吃上了有温度的熟食,再用手抓就不太方便,早期的筷子应运而生。 虽然只是猜测,但先秦时期“箸”只用来夹菜是真的。《礼记·曲礼上》中说:“羹之有菜者用梜;其无菜者不用梜。”羹不是现在所说的汤,而是指用肉或菜做成的带汁食物,用筷子取食显然更合适。“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现了不少骨制的短棍,以前被认为是发笄,但龙虬庄考古队的报告认为是筷子的原型。”历史学家王晴佳关注饮食文化多年。他认为,如果从广义角度理解筷子,这种说法就或许有道理。 “筷子”之名的出现,应该在明代。明代《菽园杂记》记载:“民间俗讳,各处有之,而吴中为甚。如舟行讳‘住’,讳‘翻’,以‘箸’为‘快儿’。” 由于“箸”和“住”同音,船家特别忌讳,改称“快儿”,希望船可以快行,讨个口彩。考虑到筷子的材质一般是竹木,所以又加了个竹字头。这个名字在民间广泛流传,久而久之,当时的士大夫阶层也开始使用。到现代,则统一称为“筷子”。 常见餐具亦可窥见历史。除了比较常见的竹筷、木筷外,还有一些不同材质的筷子。安阳殷墟曾出土6支青铜箸头,可以接柄使用;商朝晚期和周朝的遗址中则出土过象牙和青铜制成的“箸”。南北朝时,有帝王把金丝镶嵌红木箸赏赐给百官。到了实力雄厚的唐代,筷子的类型更加花样百出,有金筷子、玉筷子等,十分珍贵。 一双筷子的背后,还可能藏着一段历史。《韩非子·喻老》以及《史记·宋微子世家》中都提到一件有关象牙筷子的往事。后者记载:“纣始为象箸,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桮’。” 商朝时,纣王喜欢使用象牙做成的筷子,箕子知道后,觉得十分可怕。因为象牙筷子无疑是一种十分奢侈的餐具,由此而往,说不定纣王还会喜欢上玉杯等更奢侈的物品,逐渐沉湎于铺张靡费的生活。果然,后来纣王贪图享乐,最终被武王带兵攻破都城。“象箸玉杯”的典故即与此有关。 背后绵延已久的文化。对中国人而言,筷子却远远不是餐具那么简单。比如,筷子大多是七寸六分长,代表人有“七情六欲”;就造型来讲,筷子一头一般是圆的,一头是方的,象征“天圆地方”,反映人们对世界最朴素最基本的看法。过去,筷子的使用很有规则,要收放有度。宋代朱熹的《童蒙须知》中规定,“凡饮食,举匙必置箸,举箸必置匙,食已,则置匙箸于案。”相当优雅。 “小孩开始学习使用筷子的时候,就被父母及其他大人告诉他们使用筷子的礼仪,比如不能在碗里拨弄、挑拣食物,还有筷子不能用来移动、敲击碗盏等等。”王晴佳解释。现代社会,或许已经没了那么多礼仪。但筷子所代表的饮食文化,早已浸润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那句常常能听到的“多个人多双筷子”,简简单单几个字,背后是温馨的情感。 王晴佳说,在中国流传的许多文学作品、历史读物中,筷子被用来表达情感,喜怒哀乐均有,如“投箸”、“举箸”等,显示筷子不仅是餐具,而且还有文化的象征意义。“筷子文化圈”如何逐渐形成?关于世界文化,曾有一个很有趣的划分方式:根据饮食习惯可以大致分筷子文化圈、手指取食圈、刀叉取食圈,对应各自的地域文明。 在国外越来越多的中餐馆,客观上对筷子“流行”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在新书《筷子:饮食与文化》中,王晴佳提到了筷子的“全球史”:他认为,今天,筷子成了“筷子文化圈”中主要餐具,既反映了饮食的需要,也展现了中国文化对其他周边地区的影响。“从饮食的需要来说,自唐代开始,人们的主食开始从小米转向小麦和大米,有助筷子成为了重要的餐具,比如吃面条和饺子,筷子比勺子要方便多了。”王晴佳说。 轮到火锅和寿司流行,使用筷子还是最佳就餐方式,继续反应生活习惯和礼仪的变化:比如出现了公筷和一次性筷子等等。由此而言,筷子地位的上升,有着饮食和文化的两种必要。“我以全球的视野研究起源于古代中国的筷子,希望展现另一个观察视角:那就是与汉字一样,筷子是中国和东亚文化的两个重要象征。”王晴佳总结,“如果说中国文明持续发展、演化,那么筷子和汉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清朝留下的烂账是如何处理的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清政府战败,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列强开始瓜分中国。到了1900年时慈禧虽然向列强宣战,但还是不敢得罪列强,所以她就想了一个借刀杀人的办法,让北京城外的义和团进京,屠杀留在北京城的洋人。 虽然慈禧太后后来向西方列强服软求和,但义和团的事件彻底激怒了西方列强,随之就发生了八国联军进北京的事情。结果腐朽没落的清政府自然战败,又和列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这个要求清政府赔款4.5亿两白银,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当时每一位中国人拿出一两银子做赔款,当然西方列强也知道清政府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并规定赔款39年还清本息共计9.8亿两白银。 1912年宣统皇帝溥仪宣布退位,标志着清朝覆灭。清朝虽然灭亡了,但数以计数的赔款没有灭亡。辛亥革命以后,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为了让列强承认,中华民国的合法地位,居然打算继续向列强赔款,要知道孙中山开始的时候实力非常弱小,他当时的实力与袁世凯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所以孙中山就把临时总统的大权交到了袁世凯手中,于是袁世凯及北洋军阀们就获得了绝对正统的权利,成为了民国早其的中央政权,再获得其他军阀无法获得好处的同时,也被西方列强看做是清朝的继承者,他们不敢得罪西方列强,只好乖乖的继续向西方赔款。 后来蒋介石指挥国民革命军北伐击溃了北洋军阀,成立了新的国民政府。就这样八国联军侵华时所留下的赔款烂账就由蒋介石赔付国民政府从1912年到蒋介石败逃台湾的1949年这三十多年间中国总共向列强赔款了6亿两白银左右。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当然不能承认旧政府与列强签订的任何不平等条约,剩下没有赔付完的赔款自然就不再赔。

苏联解体之后,只能到德国拍广告演讲赚钱

苏联解体前,戈尔巴乔夫每个月能拿到4000卢布的退休金,几年后贬值到不足两美元,眼瞅着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他考虑到自己在西方国家还有点名气,于是带着孙子,一块儿到了“德国”。戈尔巴乔夫是苏联的最后一位总统,苏联解体之后,他也光荣的退休了,但当时苏联解体之后,留下了一堆烂摊子,导致经济十分糟糕,最后竟然连退休金都缩水严重。 为了维持生计,他带着10岁的孙子,来到了德国,刚一到这里,就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图中这张照片,就是戈尔巴乔夫正在帮LV公司,拍摄一个手提包的广告,拍完了之后,他看着窗外的柏林墙,不知道戈尔巴乔夫心里想着什么。戈尔巴乔夫的父亲安德烈耶维奇,曾经参加过苏联红军,曾指挥过一支工兵部队。 1944年5月,年仅13岁的小戈尔巴乔夫,收到了他父亲的阵亡通知书,但这只是官方搞错了,后来他的父亲寄来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他一切都好。后来他父亲没多久就回到了家里,可是因为腿部被炸弹碎片炸伤了,一辈子只能使用拐杖,他的父亲抗击德军立过大功,戈尔巴乔夫拿过诺贝尔奖,当过苏联最后一任总统。可是苏联解体之后,只能到德国拍广告演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