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免于成为盗贼统治国家 林吉祥:现在看到了希望

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称,2022年的国庆日与过去两年的2020年和2021年国庆日截然不同,因为现在看见了希望和期待,而不是黑暗的沮丧和绝望。他说,2020年的国庆日是我国发生历来最大的政治背叛之后的第一个国庆日,当时喜来登行动的政治阴谋推翻了希盟政府,并将希盟获得的治理期从五年缩短至22个月。 “2021年的国庆日也因巫统推翻慕尤丁政府,以及依斯迈沙比里接任首相而备感压抑。”林吉祥发表国庆日献词时称,2018年5月9日是马来西亚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日子,但这是争取变革和改革的长期斗争的第一步。“如果没有2018年5月9日的局面,就不可能揭露50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和最近揭露的90亿令吉的濒海战斗舰丑闻。” 他说,巫统与国阵政治霸权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奇迹般终结后,改革所承诺的春天却在过去30个月里被彻底浪费了,现在是时候让马来西亚人再次希望马来西亚可以免于成为盗贼统治、恶人政治、失败和流氓国家,并且再次希望马来西亚可能实现成为世界一流大国的宏愿,并成为“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盏明灯”。 林吉祥说,他最近拿到了一份解密文件,该文件显示民主行动党领袖一直坚持并忠于我们的理想和信仰,那是他在1969年5月18日自愿飞回马来西亚后,根据《内部安全法令》在瓜拉雪兰莪警察局拘留所被警方拘留时向警方发表的声明。他说,他被问及政治观点时称,他在这份解密文件中告诉警方的——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语言和文化的社会,只有当我国所有种族和群体都在马来西亚的阳光下享有平等的利益,才能形成一个可行的马来西亚人的国家。 他当时也说,在马来西亚这样的多元种族社会中,暴力和任何武装意识形态,例如马共所倡导的,只会导致国家解体,因为它很快就会退化为种族冲突。 因此,他谴责一切形式的武力和暴力。他说,在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中,如果任何族群觉得自己在教育、经济、文化、语言或政治上落后,就会产生种族对立,他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消除种族和群体之间的这些不平衡。 他补充,53年前的1969年,他向警方讲述了我的政治计划,他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致力于继续他在民主行动党的政治工作,以帮助建立真正属于马来西亚人的国家。他说,在这个充满挑战的2022年国庆日,国内又出现了新的危机。他称,有些不择手段的力量试图阻止我国恢复宪法和国家原则中订立的最初国家建设原则——君主立宪、 议会民主、三权分立、法治、善政、公共廉正、任人唯贤、尊重人权,以及建立源于我们的多元种族、语言、宗教和文化的国民团结,不会根据种族、宗教或区域区分一等和二等公民。他说,马来西亚人必须支持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九位前主席的联合声明,以全力支持现任主席谢依琳在这”前所未有的时代”捍卫司法独立,并捍卫”勇敢的法官们无畏无惧地坚持他们的就职誓言”。

避免2023年财案变选举预算 林冠英:今年不宜大选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称,我国今年不宜举行大选,以免2023年财政预算案变成选举预算,主要不是为了解决国家经济问题,而是增强首相及其政党的选举前景。他说,随著国油额外向政府支付250亿令吉股息,使得2022年向政府支付的股息总额达500亿令吉,人民有理由担心这500亿令吉公共资金将不会用于为人民谋福利,反而是被浪费在争取政治利益。 “人民必须从不良的政客手中夺回独立精神,并确保对如何使用国油500亿令吉股息全面实施问责制。”他说,目前将国家团结、经济与民生放在首位,置于种族团结、提前大选和追求政治职位之上。林冠英今日发表国庆献词时称,今年的独立日庆典应该属于人民,而非政治人物。“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强调种族团结乃实现大马一家关键所在的说辞, 是错误的;我们应将国家团结、经济与民生放在首位,置于种族团结、提前大选和不惜一切盲目追求政治职位之上。”他强调,种族团结并非是大马一家,而是马来一家、华裔一家、印裔一家、达雅、伊班一家或卡达山、杜顺及姆律一家。“伊斯兰党主席指责非穆斯林与非土著是我国贪污根源,伊斯兰党青年团主席威胁将展开全国示威以禁止国际艺人在我国办演唱会, 但依斯迈却没有公开否认和反对伊党这番虚假、毫无根据、种族与极端主义言论时,我国是否真的存在大马一家?”他说,人民现下所面对的主要问题是经济危机,甚至高于对前首相纳吉因滥权而被判监禁的历史性时刻的关注。 当依斯迈屈服于巫统要求提前大选的压力,依斯迈忽略了我国经济复苏状况岌岌可危,受到百货涨价、通货膨胀、劳动力严重短缺、令吉贬值、管理不善、贪污腐败猖獗及即将到来的全球衰退的冲击。 他指出,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与国阵不去关注民生问题,反倒声称是我国不稳定的政治局势导致国家经济出现衰退因此需要提前举行大选。他称,虽然巫统有关国家经济正处衰退的看法是正确的,但正正是巫统自己一再以提前大选来威胁及动摇他们本身的首相,可事实上,他们应该要充分关注的是如何解决我国当前的经济困境。

葡萄牙一男子偶然发现自家后院有巨大的恐龙遗骸

据CNET报道,葡萄牙中部一个不起眼的后院已经变成了一个挖掘现场,挖掘的可能是创纪录的恐龙遗骸。这件激动人心的事情始于2017年,当时庞巴尔市的一名男子在挖开自己的花园建造扩建工程时发现了恐龙骨头化石的碎片。他将这一惊人的发现与研究人员取得了联系,从那时起,古生物学家就一直在该地忙于挖掘化石碎片,他们认为这可能是迄今为止在欧洲发现的最大的蜥脚类恐龙化石。 蜥脚类恐龙是曾经生活在陆地上的最大的动物之一,它们有小脑袋,长脖子,长尾巴和四条粗腿。它们在1.5亿年前在地球漫游,高度达到惊人的39英尺(12米),长度为82英尺(25米)。本月早些时候,来自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研究小组从花园中收集了可能的腕龙类蜥脚类恐龙的椎骨,以及包括约 10 英尺(3 米)长的巨型动物的肋骨。碎片的位置让研究人员希望在庞巴尔遗址发现更多的爬行动物宝藏。 里斯本大学科学学院的博士后研究员Elisabete Malafaia在一份声明中说:“像这样发现一个动物的所有肋骨是不常见的,更不用说在这种位置上,保持它们原来的解剖位置。这种保存模式在葡萄牙上侏罗统的恐龙化石记录中是比较少见的,特别是蜥脚类恐龙。” 研究人员将继续在庞巴尔花园进行挖掘,并可能在其他地方进行挖掘,以更好地了解该地区侏罗纪晚期脊椎动物的化石记录。

涉嫌诽谤阿都拉迪夫涉及濒海战舰丑闻 警方证实接获投报将传召拉菲兹录供

冼都警区主任由马永来助理总监证实,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因涉嫌诽谤首相署特别事务部长拿督阿都拉迪夫,将被警方传召警局录供助查。马永来今日发文告表示,一名30岁男子昨晚9时28分前来警局,并以首相署特别官员的身份报案。“报案人指出,他在8月22日(周一)阅读拉菲兹博客内容时,发现一则具有诽谤性及指控的帖子, 该文提到阿都拉迪夫在担任副部长时,其“第二任妻子”获得价值数千万令吉的濒海战斗舰(LCS)合同。”他指出,报案人当时代表阿都拉迪夫否认有关指控,并认为该内容纯属谎言,企图破坏阿都拉迪夫良好的名誉,因此前来报案。“警方调查发现,拉菲兹网站、面子书、推特皆有报案人所述的相关内容,而拉菲兹的TikTok 和 Instagram帐户也发布2段相关视频。” 他表示,警方将会传召拉菲兹前来录供以助查案件。目前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500条文(刑事诽谤)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不当使用网络设备或网络服务散播假消息)对此案进行调查。他也呼吁公众不要随意上传任何可能引起社区恐慌或焦虑的文章,并希望案件知情人士联系案件调查官巴德星助理总监(012-4806062)或冼都警区(03-40482222)提供线索。 拉菲兹早前在社交媒体揭露,阿都拉迪夫的第二任夫人再娜持有两间离岸公司,参与挪用濒海战舰(LCS)项目的资金。不过阿都拉迪夫否认拉菲兹所指再娜,是她第二任妻子。

罗斯玛砂学校太阳能贪污案 明日下判

经过近四年的审判,拿汀斯里罗斯玛明天将知道,她是否会因与砂拉越 369 所乡区学校的太阳能项目有关的3项贪污指控,被定罪或无罪释放。高庭法官莫哈末再尼定于早上9时在法庭上做出判决。然而,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妻子在最后一刻提出申请,要求高庭法官再尼回避审理或判决。该申请于昨天提交,理由是由另一方准备的判决书外泄,于8月26日在大众和电子媒体上广为流传。据了解,高庭明天将首先审理该申请。 现年70岁的罗斯玛面临一项索取 1.875 亿令吉的指控,以及两项从前日拔控股(Jepak Holdings)董事总经理赛迪收受650万令吉的贿赂指控。此案由高级副检察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主导,而辩护律师拿督阿克伯丁和拿督佳吉星代表罗斯玛。2021年2月18日,在检方成功证明对她的表面罪名成立后,罗斯玛必须为3项指控为自己辩护。 辩方在传唤两名证人,即被告罗斯玛和前马来西亚第一夫人(FLOM)组主任拿督斯里西蒂阿兹莎后于2月23日结案。纳吉原定作为第三位辩方证人作证,但在2022年1月10日,辩方通知法庭,他们不会传召前首相作证。控方在2020年2月5日开始的审判中传唤23名证人后,在同年12月11日结案。被传唤的证人包括赛迪、罗斯玛前助理拿督里扎、前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兹尔和时任教育部秘书长丹斯里麦迪那。 罗斯玛原本应该与46岁的前助理里扎曼梳一起受审,里扎被控为该项目代表罗斯玛索取和接受贿赂的四项罪名。然而,在2020年 1 月 8 日,在审判开始前,控方撤回对他的所有4项指控后,法院宣布释放里扎,里扎随后成为控方的污点证人。2018年 11 月 15 日,罗斯玛在地庭对两项贪污指控表示不认罪。 第一,罗斯玛被控于2016年1月至4月期间,在双威布特拉购物中心Lygon Bistro,通过前特别助理里扎曼梳,向日拔控股(Jepak Holding)董事经理赛迪索贿1亿8750万令吉,作为协助获得价值12亿5000万令吉的砂拉越369间乡村学校太阳能计划合约的酬劳。其次,罗斯玛被控于2017年9月7日在其位于Langgak Duta的首相私邸内,收取日拔控股董事经理赛迪的150万令吉贿金。 2019年4月10日,罗斯玛再次被控上法庭,罪名是通过里扎接受 赛迪的 500 万令吉贿赂,她也被控于2016年12月20日在位于布城的首相官邸内,收取日拔控股董事经理赛迪的500万令吉贿金。罗斯玛因此抵触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16(a)(A)条文,并可在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4(1)条文下被定罪。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最多20年,或罚款贿金的5倍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大马疫情已稳定 ” MMA:应考虑取消室内强制戴口罩规定

大马医药协会(MMA)主席辜家财建议政府,考虑取消室内及封闭空间强制佩戴口罩的规定,因为我国的新冠病例已达到了稳定水平。他今日发文告指出,虽然我国每天出现因新冠疫情而入院接受治疗的病例,但数量并不多。“总体而言,我国当前的新冠疫情情况仍然是可控的。况且,在过去一直与病毒共存的民众,大多数都已经很好适应情况。” 因此,他建议政府,是时候认真考虑在封闭空间取消戴口罩的规定。“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人满为患的公共交通、疗养院、年长者护理中心以及医疗机构,他们仍被建议戴口罩。”我国在8月30日新增2144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中有2141宗为本土病例,还有3宗则是输入型病例。活跃病例减少409宗至3万1159宗, 其中2万9784人(95.8%)居家隔离、15人入住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PKRC)、1288人(4.1%)住院,以及22人(0.1%)在加护病房,有50人(0.2%)需要依靠呼吸器。截至目前为止,全国累计确诊病例达478万284宗;死亡病例则累计3万6210宗。

屋主醉酒闹事爬11楼窗沿 坐新房窗边大闹3小时

(新加坡31日讯)一名男子把自己锁进正在装修的新房,还双脚悬挂坐在窗边喝酒,大闹3小时,最后被民防人员扑进屋内。这起事件发生在星期三(8月31日)早上约7时,一名打赤膊的男子坐在义顺6道第465A座组屋的11楼的窗沿,惊动民防到场救人。 男子只穿了黑色短裤,坐在窗沿上,双脚悬挂在窗外,单手勾著窗户,另一手则拿著酒瓶,抬头畅饮。男子甚至一度爬到窗外,双脚只踩著窗沿步行,险象环生,让人不禁为他捏一把冷汗。新加坡民防部队在下方设置了气垫,随后也在单位上下楼安排救援行动。有居民透露,民防部队人员撒网后,顺著网爬到男子所在的单位,把他扑进单位里,期间一脚将他踹进屋,救下男子性命。 民防人员事后将男子送往邱德拔医院。附近居民伊琴(33岁,教师)受访时透露,她是上午8时醒来,看见邻居发来的短讯,望出窗外,竟发现对面组屋有一名男子坐在窗沿上,双脚晃来晃去。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装修商指,这座组屋目前空置,男子是单位的屋主,单位正在进行装修工程,他早晨7时到场时,民防部队已经在场。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闹事,之后他就被警察抓走了。” 装修商透露,他今早已经跟男屋主约好,上门来收取2000元的装修费,原定这个周六上门来装置橱柜,但没想到来到这里,却看见男屋主大闹,导致装修事宜被搁置。

高庭驳回撤换主控官申请 罗斯玛有罪无罪9月1日下判

高庭今日驳回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涉嫌砂拉越郊区学校太阳能供电舞弊案中,要求撤换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副检察司而入禀的司法复核申请。法官拿督阿末卡莫今日以电邮方式作出裁定,根据2012年法庭条规第52条文3(6)中阐明,司法复核申请需在三个月内入禀,而申请人罗斯玛却在6月24日才入禀,显然超出了所规定的3个月时效。 “申请人被控于2018年11月15日,也是哥巴斯里南作为本案主控官的日子。但司法复核申请是在2022年6月24日入禀,显然超出了法庭条规阐明的3个月时限。”阿末卡莫补充,罗斯玛并没有提供任何实质性或具有说服力的理据,让法庭批准其申请。“因此,申请人(罗斯玛)入禀的司法复核申请被驳回。” 现年70岁的罗斯玛被控通过前助理拿督里扎,向Jepak控股董事经理赛迪阿邦索贿1亿8750万令吉,以及2宗受贿总额650万令吉案件,作为协助对方获得总值12亿5000万令吉,向砂拉越郊区369所学校供电计划合约的酬劳。6月24日,罗斯玛透过阿克柏丁及合伙人律师楼向高庭(上诉及特别权力组)入禀司法复核申请,挑战她自2018年以来被控索贿及受贿案件中,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受委为主控官不合法。 承审此案的高庭法官拿督阿末卡马将在7月6日聆听上述申请。罗斯玛此前已通过刑事高庭提出同样的申请但遭高庭驳回,之后的上诉申请也遭上诉庭和联邦法院驳回。法庭择定将于9月1日就此案作出裁决。

乌克兰南部大反攻,真的开始了?

据乌克兰媒体报道,乌克兰南部作战司令部发言人纳塔利娅·胡梅纽克 8 月 29 日表示,乌克兰武装部队“在南部的多个方向”发动了进攻。胡梅纽克说,南部方向的局势仍然“相当紧张,但乌克兰军队基本掌控着局面”,特别是在乌克兰军队进行了一系列“准确打击”之后,俄罗斯军队“无法继续进攻,只能守在他们的防御工事里”。 乌克兰在南部地区的大反攻真的要开始了吗?乌克兰发布的消息迅速引起世界媒体的猜测。自 7 月初乌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表示,总统泽连斯基下令“解放被俄军占领的南部地区”以来,人们已经多次听到乌军将进行大反攻的消息,但都没看到具体的行动,这一次的反攻是口号,还是真的军事行动?一些迹象显示,此次乌军展开的军事行动,比以前的规模要大,乌军也开始宣传战果。 29日当天,乌克兰卡霍夫卡作战大队就报告说,亲俄的顿涅茨克民兵武装的第 109 团“撤出其在赫尔松州的阵地,支援他们的俄罗斯伞兵也逃离战场”。“乌军的反攻行动取得突破,在赫尔松附近突破了俄军第一道防线”。乌克兰国家通讯社30日报道说,目前俄罗斯守军非常顽强,且防线构筑得很牢固,但乌军在过去几周已经削弱了他们的防线。从 29 日当天一开始,乌军几个旅就加大了对乌南部前线地区的炮击力度,精确打击了俄军的后勤补给线。乌军事专家称,乌军在南部的反攻是数周来努力的成果,在七八月间,乌克兰守军一直在削弱敌人的防御,包括摧毁仓库、指挥所和兵力集结地。乌军正在利用这一时刻突破防线,一步一步解放领土。 30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援引乌克兰军方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俄军第一道防线已有三个地方被攻破。许多俄军士兵被消灭和俘虏,装备被摧毁。乌军已经从俄控赫尔松市附近夺回了4个居民点。至于俄罗斯方面,29日也承认基辅在乌克兰南部进行反攻,但表示乌克兰军队遭到重创。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0日报道说,俄国防部发言人表示,乌克兰军队试图在尼古拉耶夫-克里维里赫等方向发动攻击,一昼夜内乌军损失1200多名士兵。 科纳申科夫说,由于进攻被粉碎,乌克兰军队遭受重大损失:“俄罗斯部队的有效行动在一昼夜内摧毁48辆坦克、46辆步兵战车、37辆其它装甲战车、8辆装有重机枪的皮卡车。” 科纳申科夫还说,俄罗斯武装力量在击退敌人进攻的同时,击败了从乌克兰西部调遣过来参与行动的乌克兰军队第128独立山地突击旅的部队。这个旅有5名军人放下武器投降。 另外,俄媒报道了一名“卡-52”战斗直升机的导航员讲述部队如何压制乌克兰的攻势。俄军的报道从另一面反映了战事的激烈程度。不过,俄军事专家认为,乌军反攻第一天的结果微小,而损失是巨大的。他们没有第二梯队,这样的反攻显然不会成功。实际上,以泽连斯基为首的乌政治领导层的观点占了上风,他们希望借此向西方报告获得胜利,以获得更多的武器,才不管乌军将战死多少士兵。 俄罗斯tsargrad电视台30日也称,乌军的“反攻”只是说说而已。所有这些宣布都只是试图让自己振作起来。“早有传言的乌克兰南部的反攻,可能终于开始了”,美国“福布斯”网站30日的报道做出这样的判断。报道称,随着美制发射器发射出火箭弹,乌克兰军队周一袭击了俄罗斯占领的赫尔松州。 一些分析人士称,这次袭击是“反攻”。但目前尚不清楚乌克兰各营推进了多远,也不清楚他们能否维持自己在战场上获得的进展。 虽然任何进攻行动对基辅来说都是好消息,但几个营的局部攻击不会击败赫尔松州的俄罗斯野战军——更不用说解放和占领赫尔松了。乌军29日的袭击引发了卫星可见的火灾,这可能是乌克兰更广泛的反攻的第一阶段,如果运气好的话,这可能会改变战争的势头,有利于基辅。但话又说回来,它们可能只不过是小冲突。 报道说,时间和更多的信息会证明一切。 然而,有一点是清楚的。如果乌克兰人计划今年解放赫尔松,他们需要现在就开始行动。首先,秋天给乌克兰带来了降雨。雨水带来泥泞。泥浆减慢了卡车,坦克和步兵的速度。传统上,军队避免在10月和11月在乌克兰进行大规模行动,而是等待新年前后地面冻结,这并非没有原因。 更重要的是,有迹象表明俄罗斯人正在向乌克兰部署新的、数以千计的部队。俄罗斯军队今年夏天迅速招募了数千名志愿者,并组建了新的第3军团。 最近几天,新军团的车辆在火车上被发现,显然是在前往乌克兰的途中。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的南部反攻必须尽快发动。否则,即将到来的大量俄罗斯新军队涌入,比即将到来的秋季泥泞更紧迫。

敦马哈迪确诊新冠肺炎入院观察

敦马哈迪确诊新冠肺炎,进入国家心脏中心留院观察。敦马哈迪办公室透过敦马面子书发出简短文告指出,敦马哈迪今早确诊。“敦马哈迪被送入国家心脏中心,接受几天的观察。”文告说,这是在遵循医疗团队的建议后,敦马留在国家心脏中心接受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