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邀马华国大党加入 国盟:留国阵被人瞧不起 州选或从政坛消失

在本届大选后被指曾签署法定声明(SD)支持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任相的国阵成员党——马华和国大党,如今受邀加入国盟。根据土团党附属会员臂膀,他们今日发文告敦促马华和国大党,若不加入国盟,他们不排除会在来临的州选后从政坛消失。他们直言,马华和国大党与其“委屈”留在国阵,倒不如现在就抛弃巫统和团结政府,转而加入国盟。 当中,土团党附属党员臂膀宣传主任苏巴马廉提醒马华和国大党,这两个政党如今在首相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内,毫无地位可言。他进一步补充,国阵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同样看不起马华和国大党。他直言,在团结政府的内阁名单中,马华和国大党的领袖也同样没有份。“这显示的,阿末扎希根本不珍惜这些政党(马华和国大党)。”“因此,我请马华和国大党重新思考他们在国阵的地位,我们欢迎他们加入国盟。” 此外,苏巴马廉表示,马华和国大党如果在六州选举继续留在国阵,则它们可能会失去地位,从此自大马政坛消失。“据我所知,这两个政党甚至没有受邀参与六州选举的议席谈判。”“他们有很大可能在每个州属只能拿到一个议席,或甚至没有。”“这是因为巫统的特定领袖搞报复,分明是针对这两个政党。”

点出KLIA机场2大不足下令改善 交长:务必尽管恢复“全球之最”美誉

曾经是马来西亚人民的骄傲,更是全球之最的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如今在最新的世界排行榜中暴跌至第67名,让交通部长陆兆福大感不满。根据报道,陆兆福今日出席吉隆坡国际机场贵宾室推介仪式后表示,他对于KLIA目前的排名非常不满。对此,他下令有关当局能将尽快改善KLIA的管理和服务,务必让机场排名挤进前10名。 报道指出,陆兆福也引用英国航空评级公司Skytrax公布2023年全球最佳机场的排行榜表示,KLIA从去年的第62名,下跌至今年的第67名。“在5年前,即2018年,当时KLIA的排名是第44位,在10年前,排名甚至在第14位。”他直言,如今KLIA排名下跌的趋势必须受到正视。“这是因为KLIA在25年前开始运营时,曾经是全世界最佳机场之一。” “KLIA也曾是亚洲地区最佳的机场,因为它曾是一个最先进和现代化的机场,成为了我国的骄傲。”“然而,在经过了25年,我们本应要非常关注于机场的管理和维修。”“但是,如今KLIA正面临着许多营运问题。”他以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日前宣布,将暂停KLIA接驳电车(Aerotrain)服务,以及行李处理系统(BHS)缓慢为例认为,机场必须全面解决和改善机场的服务和管理。 “这两个系统非常重要,因为这攸关旅客出入境大马时,有没有更便捷的体验。”“我们也要改善其他环节,例如机场环境、灯光、氛围、购物体验等。”“我们必须尽快采取行动,以便KLIA能重新成为国家的骄傲,以及旅客首选的机场。”尽管如此,陆兆福也表示,尽管他想立即解决眼下的问题,但有些技术问题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例如当局正遴选最好的方案,来维修KLIA接驳电车。”

指满星云不再运作忧索不回200万赔金等 林立迎入禀申请暂缓执行判决

尽管在短短3天内已成功筹够225万赔偿金给满星云集团和创办人赖彩云,但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如今已入禀法庭,申请暂缓执行吉隆坡高庭的判决。根据网媒《当今大马》引述代表律师郭义雄,他证实林立迎已入禀申请,以便暂缓执行上述判决,即赔偿200万令吉给满星云集团与赖彩云。尽管如此,高庭尚未择定日期,审理这项申请。根据郭义雄,林立迎在申请文件中解释,一旦他遵循高庭判决,在7天内透过报章和社媒公开道歉。 他认为,即便此后成功上诉,也将会对他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和损害”。不仅如此,林立迎也认为,25万令吉的堂费过高。他进一步指出,满星云集团已不再运作,2017年后再也不曾提交稽查报告。他表示,如果自己后来成功上诉,将会面临无法从两名诉方,即满星云集团和赖彩云,取回225万令吉的风险。据报道,吉隆坡高庭上周四(16日)裁定赖彩云与满星云集团胜诉,并谕令林立迎为诽谤言论,赔偿200万令吉及支付25万令吉堂费。然而,林立迎翌日发动筹款,以筹募上述赔偿,并在三日后,即今天成功达标。

苦等近半年仍无音讯 MUDA盼希盟给明确答复“不求官职也愿挺安华”

继执政集团秘书处在昨天晚上第二次开会仍没有受到邀请出席后,统民党(MUDA)如今要求希盟清楚回答,是否接受该党加盟。据报道,该党主席赛沙迪透露,他们已经发三封信给希盟,但至今依然未有任何回复。他也表示,统民党寻求加入希盟,过程并未要求首相安华给于任何政府官职。“因为我们坚守原则,我们忠诚,我们在选举前、选举期间、选举后都一直支持(首相)安华,直到今天。” “如果我们要谈职位,我们不期望担任职位。这关乎能够参与制定政策和决定我们挚爱的国家未来的决策。”报道指出,他是今天在国会向记者表达有关立场。另一方面,赛沙迪也是麻坡国会议员,他认为,现在情况已有所不同,因为希盟如今已执政。“我们尊重我们在希盟和政府中的朋友,无论他们给什么答案,(我们都会接受)。”“但是,我们需要一个答案,以便这个(申请)过程有个结果。” 此外,赛沙迪也指出,希盟未给回应也影响统民党备战来临的六州选举。他询及时直言,统民党没有后背计划,但他强调,他们希望解决加入希盟的申请问题。事实上,统民党在第15届大选前,已申请加入希盟。然而,由于担心面对社团注册局方面的问题,希盟当时决定先跟统民党组成选举伙伴。

“当年我爸被抓我才八岁” 前茅草家属列铁证抨敦马没资格论道德

较早前,前首相马哈迪由于办不成“马来人宣言大集会”而抨击首相安华从中做梗,结果如今再度引起唯前茅草行动家属的不满。根据报道,行动党前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今日发文告重提马哈迪当年发动“茅草行动”对付其父亲——行动党元老帕托事迹。卡斯杜丽提醒,身为两任首相的马哈迪曾铁腕治国,他是最没道德权威的人。 文告中,她也一一回忆起先父帕托在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遭政府援引现已废除的《内安法令》对付,而当时的首相正是马哈迪。“我就是你(发动的)茅草行动的后裔!身为时任内政部长和首相,你要负全责,我当年八岁,我妹妹六岁。““你带走我的父亲和许多人的父母,只因他们反对你,而不是反马来西亚,你就拆散他们和家人。”卡斯杜丽进一步忆述,其父亲无法在1988年妹妹的一年级开课日,陪同她上学时的伤心往事。 “你用内安法令对付他们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从未让他们在法庭上受审,这是一种铁腕统治铁证!”“你钳制言论、集会和表达自由,视媒体为你的敌人。”“你甚至动用政治部,针对政治人物、他们的家人和朋友,这些我们家人都历历在目。”不仅如此,卡斯杜丽也提到,希盟在2018年确实曾欢迎马哈迪加入对抗国阵的斗争,而那也是马哈迪一手打造的60年政治霸权。 “马来西亚人曾寄望,一名领袖引领这个国家迈向更高峰。但看来你不曾忏悔,始终令全民失望。““所以,在所有人之中,你没有道德权威,标签首相为一名独裁的人。”她直言,马来西亚需要进步和有远见的领袖。“你那分而治之、政府知晓一切的时代已结束了!请别为难爱国的马来西亚人去建设这个国家。”卡斯杜丽曾代表行动党担任两届峇都加湾国会议员,但在上届大选决定不参选退位让贤。据报道,2017年,在社运分子与多名茅草行动扣留者相继要求前首相马哈迪道歉后,马哈迪表明接受责怪,但并未道歉。

“我需让人民回家时感舒适” 部长宣布拨5000万更新全国逾百旧电梯等

为了让人民在回家时有舒适感,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如今正式宣布,该部门将耗资5000万令吉更换全国人民组屋(PPR)的残旧电梯。根据媒体报道,倪可敏今日为Tok Kenali巴刹主持开幕后,在记者会上受询时作出上述宣布。他指出,地政部此举是希望能让人民组屋更宜居及舒适。“从现在开始,(地政部)放眼每年更换100座电梯。”“因此,我们也将在5年内(一届)将更换多达500座新电梯,惠及50万名人民组屋居民。” “此外,我们不仅更换新电梯,并将加以美化,以便居民回家时感到舒适。”“因为灯光明亮、环境有利、电梯更具效率,以及安全受到监控。”另一方面,倪可敏也引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研究发现表示,巴生谷人民组屋有超过12.3%年龄介于10至17岁儿童及青少年,面对心理健康问题。对此,他指出,地政部也将耗资9040万令吉维修人民组屋及廉价房屋,以便更为宜居。“有鉴于此,(请选民)给5年予这个政府,因为政治稳定非常重要,以便所策划的事项得以执行。”“否则,即使已有拨款,但所有计划因政治动荡而无法落实。”

当着大臣面保证绝不排挤伊党州 部长:丹拨款创历史证明没被当”继子”

继在去年12月宣誓就任后,行动党籍的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今天首次以部长的身份官访由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州。据报道,倪可敏在与州务大臣阿末耶谷见面时,更是当着他的面承诺,由首相安华领导的联邦政府绝不会排挤伊党执政的州属。他表示,这也是他出任部长后第一次官访丹州。他这趟行程除了为上述巴刹主持开幕,也在吉兰丹马樟和马当马坡主持两项耗资总共9700万令吉的人民房屋计划的落成移交锁匙仪式。 倪可敏表明,吉兰丹州十分幸运,在2023年财案下获得3亿5110万令吉的额外拨款。他直言,这笔额外拨款让吉兰丹今年的发展与其他援助总拨款数额达到25亿令吉。“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共获得62亿令吉拨款,这显然证明他们没有受到排挤。”“在首相安华的昌明大马施政下,吉兰丹并没有成为‘继子’。”他也补充,Tok Kenali巴刹占地面积3.47英亩,耗费400万令吉,由中央政府出自兴建,并形容这是在“创造历史”。 “工程在2020年9月17日动工,并且在去年8月完成,这个巴刹包括29个摊位和一个储藏室。”“这个计划将造福90个本地摊贩,他们的收入水平和社会经济水准都会提升。”值得一提的是,阿末耶谷也陪同倪可敏一同出席开幕活动。倪可敏也是行动党安顺国会议员,他稍后在记者会上表示,自己出现在吉兰丹证明,联邦政府关心吉兰丹州。“这是联邦政府的关怀。而我最终要强调的是,在现任政府之下,所有州属都获得公平待遇,没有任何州被边缘化或压迫。”“因此,如果有人指称吉兰丹受到排挤,那毫不属实。”此外,倪可敏也宣布拨出200万大红包予丹州消防与拯救局,充当州内消防局额外的维修与提升工程。

政府高官至下全是马来人何来失权 陆兆福轰敦马耍老把戏破坏团结

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发表的“马来人将失去权力”论,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批评前者,每天只会靠着耍老把戏靠玩弄种族情绪。据报道,陆兆福今日是在槟城民主行动党大会上致辞时直言,他对前马哈迪发表的种族言论表示失望。他认为,马哈迪的这些言论分裂了人民,煽动了种族情绪。“这些言论来自曾经担任两届首相,包括2018年与希盟合作的马哈迪更让人失望。”“他(马哈迪)现在所说所做的事情令人感到难过。” “这不符合他作为前首相和政治家的立场,他应该团结马来西亚人民。”“相反的,他被视为分裂了种族之间的团结。”“我们希望他能发挥更具建设的角色,而不是每天发表声明,这被视为不利于国家,而是助长了种族情绪,这对国家不利。”他强调,如果马哈迪爱马来西亚,他应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吸引投资发展国家,而不是挑起种族情绪。“不存在马来人失去权力的情况。正如(我)之前所说,首相是马来人,大部分内阁部长是马来人。” “就连大部分机构也由马来人掌管,甚至政府首席秘书也是马来人。”“那么马来人在哪里失去了权力?这是马哈迪玩弄的老把戏,以恐吓马来人。”他表明,马哈迪在担任首相时也面临类似的指责。“现在有了团结政府,他应该更加理解。这是反对党的政治游戏。”“所以,当他(马哈迪)现在表达这种情绪时,我感到非常难过。”除了陆兆福,出席者还包括民主行动党主席林冠英和槟州民主行动党主席曹观友。

暗轰民政没尊严躲在联盟下求存 陆兆福:火箭若像那个党干脆解散算了

随着槟城即将在今年年中举行州选后,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以不点名方式,暗轰曾执政槟州的国盟民政党为“没尊严的烂党”,并呼吁党员引以为鉴。必须强调的是,尽管陆兆福并没点名,但提到这个政党曾经在槟城执政,很显然是在影射民政党。事缘,陆兆福今天在槟城行动党年度大会提醒党员务必要赢下这场选举。他直言,如果一个政党赢不了任何选举,“拿倒不如干脆直接解散算了”。 “看看如今的他们,他们没有能力赢得选举。他们必须仰赖他人才能成为国会议员。”“那个党已没有尊严,与其这样,还不如解散整个党。”陆兆福也表明,他无意看扁“那个党”,但他认为行动党应该引以为鉴。他在场呼吁所有党员,必须加强行动党,确保选民投票给行动党。“作为一个政党,必须保有胜选的能力,若一个政党无法赢选举,它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只有有能力赢下选举,才会获得人民的委托,让我们有能力实现目标,而这些目标都是为州和国家谋福祉。”此外,陆兆福提醒,虽然行动党目前执政槟州,但党领袖与党员切勿偏离斗争目标。“勿忘我们的责任,以及人民的政治委托,那么选民才不会在某天唾弃我们。”另一方面,陆兆福也强调,联邦政府不会排挤任何州属,包括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和登嘉楼。“吉兰丹和登嘉楼的项目仍然在运作,事实上,哥打巴鲁机场计划仍然继续。” “我也在国会承诺,会确保哥打巴鲁机场项目完成。”据报道,民政党在1969年执政槟州,并在1974年加入国阵。2008年大选,民政党丢失槟州政权,过后一沉不起,无法翻身,并在2018年大选后退出国阵。随后,民政党在2021年加入国盟,并在去年大选以国盟旗帜上阵,但再次遭遇惨败,捧蛋而归。

“连统治者也是马来人仍要玩火” 砂领袖促政府制止分裂对付敦马

继首相安华昨天在公正党大会以不点名批评前首相敦马哈迪后,多名来自东马砂拉越的政治领袖促政府对付敦马,以制止国家再进一步分裂。据媒体报道,有传闻指马哈迪今天将出席“马来人宣言集会”,一些砂拉越政治领袖担心,马哈迪诉诸于种族和宗教的政治将分裂国家。他们认为,这也是马哈迪重振自己遗产的最后一搏。因此,他们相信,一旦马哈迪出席定于今日举行的马来人宣言集会,他应该知道自己是在玩火自焚。 据了解,马哈迪宣称主张多元种族主义的马来领袖,显然指的是首相安华,不会专注于解决马来人的问题后,他受邀以主宾身份出席上述集会。对此,两个非马来政党领袖,即砂拉越人民党(PRS)青年团长斯诺丹和砂拉越达雅党(PBDS)主席波比威廉直言,马哈迪越过我国脆弱的种族关系可接受的界限,他必须被逮捕。尽管如此,斯诺丹指出,他更倾向于相信《马来人的困境》作者马哈迪是在利用这个集会推动个人的政治议程。 斯诺丹也是砂创意产业及表演艺术部副部长,他说:“马哈迪别有用心,他只是试图重新点燃和恢复他正在消退的政治支持和个人声望。”“我认为他是在推销其遗产,而这是他重振自己遗产的最后尝试。”他表明,这位前首相迈出了第一步,支持他儿子慕克里最近的主张,即若我国要让非穆斯林出任首相,就必须先废除多源流学校。 他指出,马哈迪可能利用这个集会转移公众的注意力,不再追究他在任期间的过去,因为安华誓言要根除贪腐的领袖。此外,斯诺丹也认同首相安华昨天的看法,他表示,马哈迪在任期间也不是一个没有受到质疑的人。“有鉴于此,玩弄政治课题和情绪是转移注意力的最佳选择。”“马哈迪应该保留他曾经的政治领袖,他对国家的贡献和他作为受人尊敬的父亲形象。”“因此,最好让团结政府继续执政,马哈迪则体面地退休。” “无论有没有他,这一代人都将度过这个过渡期。所以,这次集会将不会在这一代人中成功。”另一方面,波比威廉指出,他也认为马哈迪出席这次集会与捍卫马来人和他们的权益没有任何关系。他反问,当马来人在内阁中出任所有重要部长职位,并在公共服务领域和军警中担任关键职位。“甚至连统治者也都是马来人!这是一个分裂行为,它将进一步恶化我国的种族关系。马哈迪应该明白,他不能玩火自焚。” 此外,波比威廉也表示,如果允许这场集会继续,它将“引发”马来人和非马来人之间的不安。“如果不及时制止,它将像燎原的星火一样吞噬这个国家。”他指出,马哈迪早就应该在他第一次任相的22年和第二次任相的22个月中,就他所做的事情被逮捕。“因为他就是造成的损害大于利。”婆罗洲最受尊敬的政治元老之一,沙巴团结党主席麦西慕则指出,大马人应该无视这位前首相。 “人们应该无视他,他是过去的遗物。我不认为马哈迪应该入狱,这次的集会也将不会成功。”另外,砂拉越全民团结党总秘书巴鲁比安就种族分裂和宗教课题发表声明,首相向那些极端主义的人发出警告,并“向我们保证这个国家属于所有大马人”。“警方应该密切关注这些分子并在必要时采取行动,以维护我国的稳定。”“进而让现任政府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重建国家经济,而不是必须不断应对那些出于自私政治目的的人。” “如果不及时制止,它将像燎原的星火一样吞噬这个国家。”昨天,安华以公正党主席身份出席位于莎阿南举行的公正党特别代表大会。他说明:“很多贪腐的前领袖,给予机会领导时,浪费了国家财富并让他们家庭成员受益。”尽管安华没有指名道姓,但他似乎剑指是马哈迪,更表示这些领导人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亿万富翁。“因此,我会和他们斗争到底,我将会拼尽全力。”